成為所有人最為致命的利箭


聽著無所謂的話語裡掩藏著根根針刺,是我沒有瞭解到的過去,是我沒經歷過的歲月,那裡有著太多秘密,太多的怨事。

我不瞭解當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為了母親的一句話而要嫁給一個陌生人是何種心態,幽怨的心裡,無奈地服從,當她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家,與自己的丈夫一起回歸屬於他們的家時,她又會是怎樣的想法,我無法想像那種境地下的壓力,事實證明這一切的後果有多麼的嚴重,別人的不理解,自己丈夫的不體諒,偷偷地黯然淚下卻無人來解讀。

孩子是她的希望,是她的未來,她用她偉大的母愛來冰釋一切傷痛,用她殷弱的嬌軀去承受前所未有的傷痛,當孩子變成了大人,當自己漸漸老去,她也漸漸如釋重負,但這些怨氣的累積如何發洩,又該找何人發洩。

當一個單純的少女變成了閨中怨婦,這是誰該去負責的代價,時代的無奈,人為的錯誤,誰來為這失去青春的少女討回公道,是她的孩子?不,她孩子如何能承受,又如何能面對,但是如果這一切不了了之又何來的公平?對啊哪裡有什麼公平,當這一切承受在孩子身上時是否也欠缺所謂的公平。

淒美的人生,不安的家庭,唯有自己的孩子是自己未來的希望,一個如此明白事理的女人不會在自己最勢弱時與人爭強,鬥心,她的遠見足以堪稱大智;所以她也不會在自己得勢後而再繼續示弱,她所有承受的一切不發則以,一發將成為所有人最為致命的利箭。

善良聰明的她該如何決擇,用孩子奪回自己失去的一切,報復傷害自己所有的人,還是該讓自己的孩子幸福的生活下去,不再為這些帶來苦惱,自己的孩子又是否理解自己內心的無奈,自己的孩子又是否幫助自己,這些苦惱的問題又如何解決。面對,自己一直在面對承受著,逃避,自己一直在回避著,接下來又當如何呢.......................

今夜的我不該讓自己悲傷,今夜的風能否帶走我多年的無奈,今夜的明月能否讓我解開積壓已久的心結...............

回憶連連……

歲月帶走了青澀的時光,蒼老了彼此的模樣,時過境遷你可安好!思緒的指尖又一次滑過記憶的心弦驚起了回憶的沉澱,又一次想起你想起了分手的那個秋天,一個人靜靜望著遠方眼前有些潸然,風襲來吹散了淚花模糊了視線,眼前一片茫然。仿佛中一切就在昨天,你的笑容還是那麼甜美,讓人陶醉!悄悄的彎下腰撿拾一片枯葉輕輕的放在鼻尖慢慢的閉上雙眼靜靜的感受著秋天的氣息,感受著你最後一次擁抱的溫暖,回味曾經那海誓山盟的誓言依然感人肺腑、觸動心靈,此刻間好想讓回憶隨著最後一片落葉埋藏,讓心靈於冬雪之中冬眠靜養享受一段寧靜的時光,在下一個春暖花開的時節裏等待屬於自己的愛情之花!

愛情就像高山之巔湧動的清泉,清澈、甘甜讓人敬仰、嚮往、渴望,而你我就像那泉水深潭中的魚兒一樣自由歡暢、相偎相依、無憂無慮盡情享受著愛的供養,一切竟是如此的美好。也許是那落花流水激起了你對外面世界想像,說要找尋大海的方向,我們遊過緩緩的溪流,遊過波濤洶湧的江河,一路走來沿途的風景無限,迷失了你的雙眼,忘卻了最初的承諾,就這樣你遊向了大海如願以償,而我卻獨自遊蕩、守望,孤獨時會靜靜的朝著高山清泉的方向默默的想念那段美好時光……言い伝えでは
喜歡有你的日子
可否許我來生不離不棄
終成一世情緣
狗和雞的故事
二宮金次郎は
不辜負那段叫做青春的時光
Stimulation of the Fed
No longer selling Chobani
The last official portrait

真正能看破紅塵的能有幾人?

紅塵多愁,彼岸無憂,真是如此嗎?好想有艘渡船,渡我到紅塵彼岸。聽一曲《渡紅塵》,渡紅塵,紅塵有渡麼?相問間,已是紅了眼簾。——-文;籬落疏疏

片刻間,我聽到清音流瀉,安詳,寧靜。緩緩地,好似空中的梵音,空澄,清明。不由得閉上了眼,腦海裡天開祥雲,有佛立雲端,悲憫地注視這凡間。聽見琵琶輕彈。似替我細訴這紅塵事。細訴著前世的情緣,今世的輪回,細訴那曾經的滄海,而今的心疼。

笛聲幽幽,似一杆長篙,穿越千年河道,載著這沉重的紅塵,載上我,輕點水面,一起共渡。好似佛送的渡船。小提琴弦語喃喃,似梵音清唱,撫慰我傷痛的情懷,悲涼著我的哀怨。

空靈,悠遠,千回百轉。似清洌的梵音,漫過深山古寺的瓦簷,在寂寥蒼穹中彌散,如霧嵐,若輕煙。又似一竿長長的竹篙,水中輕輕一點,撐離繁華和喧囂,穿行于兩岸青山間,驀然回首,紅塵已遠。

琴音淙淙,黑白琴鍵起伏間,光陰正如水般逝去。紫陌紅塵,我們不過是時光的匆匆過客。佛說,這是一個婆娑世界,婆娑即遺憾。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會體會快樂。苦樂相伴,悲喜疊交,生命因此而豐富,而盈潤。唯有經歷了風雨,才會更加從容地行走於滾滾紅塵。

夜深處,卻無眠,心猶記,初見面,顧盼盼,相望倆倆不厭,笑盈姣妍,執歌歡唱,醉清淺,揮相送,盡無言,更那堪話別離,在即前,人生若只如初見,花開正好引蝶戀。

人佇江邊,紅塵彷徨,渡前緣,風雲傳寄思念,繚繞心間,星也隱顯,月還遮掩,憶回處,相知倆情無限,夢依稀,淚漣漣。願明月,照軒簾,灑向床前闌珊,護夢圓;人為多情語癡癲,空作相思寄詞填,樹舞婀娜影翩纖,花謝凋落離枝連,散卻宇乾。

佛啊,是你憐惜我,看見了我在紅塵中掙扎,為我送來了紅塵渡船麼?佛曰:是身如幻,由顛倒起,是身是影,由業緣起,是身如焰,由渴愛起。身在紅塵,有一份凡世的愛與痛,藏一份俗世的塵與緣。這塵緣中的愛和痛,已教人精疲力竭。

佛心渡人,人心自渡。這樣的涼夜,該是最佳的自渡時分。可是,紅塵萬丈,哪裡是渡?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可是我回頭,卻不知道哪裡是岸。輕聲叩問:這世間,誰是誰的擺渡人?舟行水窮處,可否已抵達時光的另一端?芸芸眾生渡彼岸,前塵舊夢皆隨風,回顧來路之時,是否會端坐蓮台拈花一笑?

我聽見前世誰在淚語紛紛,一次緣份結一次繩,我今生還在等,一世就只能有一次的認真。我一路的跟你輪回聲,我對你用情極深。看那紅塵似煙花,一刹那!夢寐求,傷離別,多情因我笑!峰迴路轉千百回,人比黃花廋。笑看人世間諸多事,不了了之。得或失,亦如何?萬物皆輪回。

紅塵無邊,渡往何處,若說看破,也只是修心定性而已。人世悲苦,但也不失美麗,春花秋月,兒女情長,紈扇圓潔,霓裳流光。看不破又何妨,能閱盡紅塵苦樂也是另一種值得。我們都是紅塵爭渡者,在這世間歷盡劫難,走向圓滿。

紅塵無愛,那麼,請允許我就此撣下這一袖的繁華吧,無論在前世今生渡我的,是那瓣紅蓮還是那片綠葉,或是那排枯朽的竹排。我只想在蒼茫的渡口前略過浮豔,不染纖塵。

紅塵如夢聚又離,多情多悲戚,但真正能看破紅塵的能有幾人?渡,紅塵。琴音漸漸低下去,低下去,直至雲煙俱散,黑夜歸於無邊的沉寂。一如漸行漸遠的背影,消失於紅塵深處。

坐一次渡船,俗世裡溺水三千。
The firefly I most love or snowfall on my shoulders a life this is how bitter The snow is falling Look at the silent years old The memories of the past but do not understand 話して1粒の心 再相逢

討厭過年

討厭過年。

過去一年的悲喜無常,如同壓路機用鋒利的玻璃碴,笨重地從我的記憶裡碾過,我以為是一個新的開始耳朵裡卻塞滿了硝煙撕心裂肺的吼叫。

天空時晴時陰,明明應該灑滿溫暖光線的角落卻被一層層窗簾隔離,那些被塵土包裹好的,親吻無數遍的寂寞在紅色日曆的映襯下,局促的笑著,是可怕還是可憐,誰都沒有注意過,眼睛閉合的瞬間,有種鹹鹹的東西啊冰涼地滑落。

院落裡的寒梅開了又謝,不適應氣候般,歎息地在荒地上留戀,殘香被風吹散,潤濕了土壤,

誰家的貓跳上了籬牆,越過了白磚,落下孤零零的黑影,淡去。賀詞縱橫了一億光年,在寒暄中冷漠,抬頭望望三三兩兩的高壓線,看不懂天空的表情。

街燈守著一個又一個的身影,卻守不來期待的笑顏,回憶的花頹敗在某個角落,煙花倡狂的笑著,海風吹起青絲三千,吹亂落雪七寸,視線裡的荒涼,竟是要噬我餘溫。

是否有人記得或是經歷過。你以為最瞭解的,卻意想不到地與你對峙,你以為的真心擁抱,下一秒變囚牢。還有那些你以為一塵不變的,永不褪色的,在什麼時候,沉默地走掉。可始終就是把心掏過的,人走了,心也就空了。沒日沒夜的祈禱與尋找,徒增傷感。

天也荒,地也涼,平平仄仄人花落,氤氤氳氳滿紙荒。一個人的世界少了什麼
秋天又是一片新天地!
一句“收復舊河山,朝天闕。”使我久久置身於那邊疆
網友,你認為嗎?
以無尚的厚重報答母恩
夜依然美麗
デンマークと言えば
三階に到着する
時間不會等你
存在在這座城市的腦海裡

歲月靜好的溫暖記憶

今天的陽光很好,出門的時候都不禁會帶了笑。全身無比舒暢,像躺在柔軟的羽毛裡,仰面看見空中輕盈飛舞的泡泡,流溢著美麗的色彩。我就一路低著頭笑容滿面,如同撿了一個寶,別人卻不曾察覺到它的價值。

這樣的好天氣,就連蟲子也忍不住要出來溜達。儘管它們看起來有點噁心,但想到它們對溫暖的嚮往與我如出一轍,也就不追究。

不知何時起,開始如此珍視溫暖,是否是因為冬天已經到了呢。

初中與高中的冬天,還是給我留下過一些較為愜意的記憶的。中午午休時間不長,冷得也睡不著。就跑到教室的走廊上去曬太陽,兼睡覺。拿著一本書,沐浴在陽光裡,也許看了,也許睡了,身心安寧,無欲無念,竟似接近禪學上的空境。幸福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或許我還不能給出一個明確的定義,但我知道,那一刻的我,感覺很幸福,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我原本就是一個散漫至極的人,最享受的便是置身事外的悠閒。父母將他們對社會的結論灌輸與我,然後把我與社會儘量隔絕開來。對於外面的世界,我多半還有著善意的懷想,只要你願意真誠待我,我的心便毫不設防。我不能要求每個人有十分的真心,因為我自己也不曾做到。我們畢竟不是聖人,哪能做到愛所有人,寬恕所有事,心若菩提。但只要,你有過真心,不完全是虛情假意,我便能原諒,哪怕你曾以愛的名義傷害過我。

有人跟我說,說自己像是戴著面具在生活,很累。原來,得到一份真心難,要表現一份真性情也同樣艱辛。我一直以為他是快樂的,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有條不紊地處理繁多的事務,有眾多的朋友環繞,過著忙碌而又充實的生活。沒想到他的內心深處卻是如此地糾結、抑鬱。每個人都喜歡親近性情溫和而包容的人,那像是冬日裡的暖陽,讓人心安。但一個普通人,一個正常人,怎麼能夠做到沒有喜怒哀樂,無棱無角。但這原本就是一個可笑的世界,能容忍虛偽的和順與遷就,卻容不下真實的棱角與傲骨。孤單的人是可恥的,我不記得是誰說的,但大部分人對一個感到孤單的人都會抱著一種同情而又探究的心理,仿佛在岸上觀看到水中掙扎的溺水者,而暗暗慶倖自己已脫離苦海。其實這說到底也就是一種自欺欺人,但生活需要這種謊言。有時候,我們顧慮得太多,反而迷失了自己的本心,忘了自己最初想要的東西,忘了自己原本要走的路。善待他人的同時,亦不要委屈了自我。做事可以圓滑,做人卻應有傲骨。

或許會被人訕笑吧。但我確實曾無數次地想過去死,可是覺得每一種死法都太過慘烈。比如割腕,我怕疼,小時候打針被媽媽追得滿醫院跑,哪怕現在要打針抽血也還是忐忑,只是咬咬牙不看便是。還怕刀不夠鋒利,下手力度不能很好把握,不是割不破血管就是切斷整個手腕。比如跳樓,簡直不需要贅述,那場景已足夠駭人。哪怕是最溫和的安眠藥,也有淪為不死不活的植物人的風險。那才是最可怕的結果,連決定自己生存與否的權利都沒有了。我並不以自己的這些想法為恥,我必須正視自己的內心,有光明的,也有陰暗的,這才是真實的人性。不可否認,我不是一個內心強大的人,因為我連死的勇氣都沒有。但隨著自己眼界的開闊,遭受挫折的增多,性情的趨於理性,再困窘的處境都不會讓我產生輕生的念頭了,我會好好的地活著,珍惜每一次經歷,不管是愉悅的還是痛苦的。

我很喜歡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小男孩費盡千辛萬苦去摘樹上的一個蘋果,就在即將觸到它的時候,那個熟透的蘋果自己掉了下來,摔了個稀爛。是否,小男孩的努力就毫無意義了呢?

不,他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個蘋果不屬於他,而他,也還來得及去摘其它的蘋果。每一次嘗試都是成功,每一次經歷都是彌足珍貴的。我們可以錯過昨日,但不要再錯過今朝,畢竟人生沒有多少可供自由揮霍的青春。

仰面承接著陽光的暖意,天空是一望無垠的清藍。

安妮寶貝說過:當一個女子在看天空的時候,她並不想尋找什麼,她只是寂寞。

而此刻的我,卻只是在重溫那現世安穩,歲月靜好的溫暖記憶。The flight of holidays to visit relatives
Senile dementia of the pain
Confirm new FCC Chairman
FAA has announced plans to
A Greenpeace activist
Transaction failure 10%
Middleton ambulance call
Deadly Asiana crash
The appeal court rules warrants
Unbearable high levels of activity
11 | 2017/12 | 01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自我介绍

camelliatf

Author:camelliatf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