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著下一“江南雨”

窗外,雨下得正大,劈劈啪啪的打在瓦簷上,打在我的書上。我看著被雨濺濕的書,幾行字,幾幅圖,闖入眼簾,激起了心中的一朵漣漪,生成一種期待。

我望著窗外,整顆整顆的雨珠如同被線串在一起,一條線般的落下來。我拿起被雨濺濕的書,細細品味那幾行字,心中的期盼愈發強烈。

那是一本描寫江南的書。好友生於江南,長於江南,便向生活在北方的我推薦了那本書。我卻無暇與它,一直放在桌前的窗臺上。“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正因了他的無意,才勾起了隱於心底的期盼。

書中的幾幅圖,與那幾行字,把江南文化彰顯的淋漓盡致。

那女子頭撐一把油傘,漫步青石上,綿綿的雨絲交織在一起,青石路兩旁的房屋,被籠罩在一片祥和,寧靜之中。我望著遠處的天空,思緒飄到了江南,幻想著那漫步青苔石上的女子該是我多好。臉上出現了一絲涼意,抬手拂過,眼前濛濛的雨絲又變成了連在一起的雨珠。

我放下書,拿起一把傘。想著無論如何也要過過雨中漫步的癮。道路兩旁的樹被雨壓彎了身子,腳下的路也積了一層水。我握著傘,搖曳地走在雨中,身上早已濕了一大半,手中的傘被雨壓得越來越低,握在傘柄上的手早已失去知覺,麻木得合攏。

我放棄了繼續體驗雨中漫步的想法,收了傘,趕緊跑向家中。進了門,望向鏡中如落湯雞的人兒,不禁笑開了。嗤笑著自己先前的作法。換了一身乾爽的衣服,又重拾那本書,心頭又繞上了一絲遺憾。

窗外的雨還在下,一如之前,我依舊拿著那本書,期盼著這雨何時能停,期盼著下一“江南雨”。半生癡心,付與誰聽?
一句對不起遠遠勝過我愛你
廉頗老將軍
誰能把握這搖曳多姿的季節!
當夕陽變風景,我們已回不去了
大家都是平等了吧
心を込めて?
體會到陽光如此的真實
好好珍惜自己的青夏
說好給未來的禮物

一個人漫步夜端

坐在車輛的後排,繁華的街景向身後不斷地飛馳,直至停止。

陌生的環境讓內心平靜如水,時兒泛起一絲漣漪,時兒洶湧澎湃。站在路口,放眼望去,前方各條交叉的小路猶如複雜的心情般相互的交錯,把原本散步的打算變成了泡影。帶著內心的不甘,我向西走去,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使我越走越慢,一步一步……把沉重的腳印留在了婆娑的樹影上。

夜越來越黑,依稀的月光已悄然不見,就連沉睡的北風也睜開了眼睛,使得某處的角落沙沙作響。我緊了緊上衣的扣子,雙手相擁,繼續走著;此刻的燈光已經遠離,道路也變得窄了起來,周圍格外安靜的氣氛讓我提起了心神、加快了步伐,心頭的繁瑣也暫時被我拋向了腦後。池塘處,聽不見半點水響,只見得楓樹在水中倒映著,微小的波浪不時地將倒影打散;轉身之際,某處傳來口琴的鳴奏,琴聲若隱若現;我索性放下心弦,坐在石頭上傾心而聽,隱隱約約,它把我帶回了少年時代……一時間,少年當初的委屈、沮喪與悲傷隨著琴聲的音調在水面蔓延;少年當初的笑臉、承諾與誓言也隨著琴聲的節奏相繼浮現……

琴聲已停止,烏雲也在散去,忽明忽暗的月光猶如放映機般投影在水面,大自然似乎不願破壞這一幕,讓北風再次沉睡;在水面留下成熟的笑臉後,我帶著殘留的餘味向東而去。一路上,道路越走越寬,繁華的街景再次呈現,心中的陰霾早已散去,留下的只有當前的真實。旅を振り返 目覚めた法政、8年ぶりに東海に勝利! フォトライブラリーに登録しています しかし、本日夕方 今日は俳句の世界に わぁ~寒くなりましたね 「投資詐欺」 稼げば生活できるのか 勿論 同情とは少し違

有星與月的傳奇故事

“三五中秋夕,清遊擬上元。”中秋夜,還是別辜負良辰美景。出去走兩步?對的,走兩步。

出家門,看天,天上雲遮月;走到巷口,月終於穿雲而出,但仍有一些雲模糊著,不皎潔;走在河堤上,月已經朗照。

沒有風,河堤兩側的柳樹垂著髮辮,靜靜地立著。少了鳥語,不見婀娜。有一團雲在月下湧過來,我擔心又要遮住月,但只是與月擦肩而過,月依然朗照。朗照的月是我的月,為我明亮,伴我獨行。每個人頭上都懸著一輪屬於自己的月,這輪月伴著每一個人。

我們是月的部落,有月的情結。而中秋是情的一個節點。這一天,所有的情比任何時候更濃郁,在月下,人們不再壓抑鬱結情感。傷別的對月正懷人,“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漂泊異鄉的詠月思鄉。“西北望鄉何處是,東南見月幾回圓”.人們早已爛熟於心的“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在中秋清冷的月輝下,由天涯遊子讀來,又別有一番幽情,更多了幾分悽惶。孤獨的只能“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有月相伴不寂寞還是更寂寞?天知道,只有寂寞的人自己知道。有失意的人以為擁有明月,似乎擁有天下,於是對著圓月難免口出狂言。我隱約看到紅樓夢裡雨村舉著甄士隱的酒,對中秋一輪初升月狂呼:“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

這輪月朗朗地照著,默默地撫慰著每一顆受傷的心,看他們流淚,等他們平復。這一輪月,溫馨著每一個團聚的家庭。聽他們歡歌,任他們陶醉。

家家簫管,戶戶弦歌。“幾處狂飛盞,誰家不啟軒。”孔明燈也不時從東方升起,帶著某一個花錢取樂或者許願的心,紅彤彤的一團搖搖地向西方飄去。爆竹聲聲,不絕於耳,鼓噪著讓夜喧鬧繁華。煙火間或迸發在高樓間,伴隨著一聲巨響,幾聲“吡啵”,璀璨後瞬息熄滅,留一陣硝煙慢慢彌散。

雖然我來得夠遲,但廣場依然熱鬧。有人忙著“近水樓臺先得月”,低頭看水,抬頭看天。有人在水邊木地板上設下帳篷,準備一夜伴月啦,這麼浪漫。曲折的回廊有在椅子上或坐或躺的人,都仰著臉看月,讓月的光輝覆蓋面龐,貪婪於世間難有這麼聖潔的輕紗。

敗興的是東南角那群帶著狗來的人,討厭得很。我一直怕狗,從來不以為養狗是有愛心或者高貴的標誌。甚至覺得養狗的和狗一個德性,有什麼狗就有什麼狗主(怕狗人的謬論,何必當真)。巷子裡,一個屠夫養了兩條長不高也長不大的狗,終日狂吠亂竄,深受其害。有人不堪其擾,訴之于屠夫,那人一臉的無所謂,只用一些糊塗話來搪塞,依然人狗猖獗。現在,在廣場,狗仗人勢,肆無忌憚地亂竄,相互追逐求歡。狗主們聚在一起得意著狗的作為,整個是一幅人狗倡狂圖。真受不了這副德行。很想上前理論一番,但理論總需要勇氣,而我正缺少勇氣,於是我只能很小心地避讓。

終於走在廊道上,以為可以放鬆心情,誰知窄窄的一條道旁,椅子上坐著兩個女子,牽著一條碩大的狗。狗占著道,吐著舌頭,顫顫的讓人害怕。我緊張得很,忍不住說一聲“管好你的狗。”那倆女子卻紋絲不動,任憑狗在我面前搖頭吐舌。等我終於過去,一女子才發話了:“你不騷擾狗,狗就不會咬你;如果你騷擾她,它立即就會‘哇唔’一口。”狗似美女般拒絕騷擾,這真是奇聞。

賞月的心情並沒有這紛擾而減退。荷葉已經翻卷泛黃,用不了多久即枯枝敗葉。“留得殘荷聽雨聲”是黛玉的話,出於李義山的詞。傷美也不失為一種美。

還是抬頭望天吧,天上孤月皎皎。我突然覺得,人其實是很自私很淺薄的。只在意自己的喜怒哀樂,拉著這輪月陪著自己走走停停,嬉笑哀怨,卻不管月是否願意,不想月是否孤獨。有了這樣的心思,不免為這輪月找起伴侶來。時時飄過的烏雲顯然不是,低俗而且骯髒。仔細搜尋,唯有在月的北面的一顆星。不明亮,甚至有點蒙昧的。並不靠近,也不疏遠。“若即若離”如果單純表示那顆星和這輪月的位置關係,那是最貼切的。我後來在那顆星的左邊還看到一顆,眨了兩下眼睛,就躲在雲層裡,只剩下這顆星,鮮明地表示著對月的態度。毫不嫉妒,甘做陪襯。

如果你足夠明亮,那就做好一輪月,如果你甘於沉默,那就做好那顆星,堅定地伴著月,讓天空不單調,讓月不孤獨。

可惜教學樓後面的桂花樹被砍去了,不然的話,此時香氣應該濃郁且隨著銀月的光輝彌漫。很想到故鄉的平山頂,那裡的天空不會有俗世的雲,而且離月也最近。但現在,雲低矮在半空,一團團地飄著。在我回去時,那顆星被雲遮了,後來這輪月也被雲遮了,都市的霓虹更炫目。

但是,我確定,在三萬米高空,在團團烏雲之上,有一輪月正皎潔,北面不遠處那顆星仍然陪伴著月;而且在那裡,有星與月的傳奇故事。沒有布篷的抗爭 ジェネリック家電は 旅の幅 そう、宣言した 唯有心懷坦蕩,方能樂之 睡眠って セキュリ 奈何橋前可奈何,三生石前定三生 日本は長寿?

癡守的遺憾


有個女孩,她喜歡上了同班的一個男生,那時,她上初二,長得不漂亮學習成績也一般,而她喜歡上的那個男生卻是他們班裏最優秀的男生,她知道有很多女生都喜歡他。因為自覺普通,女孩把這份感情深深的藏在了心裏,誰也沒有告訴,她只是很用功的學習,特別是男生擅長的理化,她學得尤其的好,是班裏除了他之外最棒的。於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們之間有了比平時更多的接觸,她經常找藉口去請教他理化上面的題目,而他也都很耐心的作瞭解答。在問題目的時候,面對男孩認真的表情和詳細地講解,女孩小小的心裏裝滿了幸福……在男孩被調到女孩鄰桌的某一天,在和他討論題目的時候,女孩故意把手中的筆掉在了與男孩相間的地上,然後又故意裝成不經意地把手搭在男孩身上,彎腰將筆撿起……

在女孩的記憶中那是她與男孩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身體接觸,當時那種激動而又做賊心虛的感覺,依然十分清晰地留在腦海中,雖然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每次不經意的想到還是會有心跳加速的感覺。

到了初三了,她和他被分在了不同的班級,從此她不能再天天看到他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了,她的心中裝滿了失落,成績也在不知不覺之間滑落了不少。直到初三第一次月考的到來,她看見光榮榜上他的名次依然在第三名的位置,而她的名字卻不在上面……他的心被觸動了,於是從此她又開始全身心地學習了,而目的只有一個:讓自己的名字排在離他的最近的地方。只是在一次次的大小考中她的名次總是在他後面一兩名,無論她怎麼努力也不能達到第四名的位置,一次次的失望卻化成了她學習的動力,終於在最後的那次中考中,她成功的讓他們的名字排在了一起,只是這次她第三他第四……

相近的成績讓他們選擇了相同的學校,只是同校不同班,但是,對於這樣的結果,女孩已經很滿意了。只是開學後她卻很少能見到他了,就算見面了他也只是淡淡的打個招呼,這樣的局面讓女孩感到無限的悲哀。

高二的文理分班,她和他又重新被分到了一個班級,剛知道這個消息女孩激動地失眠了好幾天。只是開學後的情況卻又讓女孩感到失望,因為他的身邊總是圍著太多的女生,而她卻只能做個安靜的看客,雖然她也總是找機會想要找回他們曾經討論問題時的默契,但是,無奈,初中的記憶對他似乎已經很模糊了。只是,女孩對男孩的欣賞卻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增長著。漸漸的男孩的名字成了她心中完美男生的代名詞,深深地為他而著迷著。

時光飛逝中高中三年結束了,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漫長的暑假,也就在那個暑假裏女孩深刻的體會到了男孩的細心和體貼,在一次次的聚首中,女孩心中原本散漫的情感逐漸彙聚成了深深的眷戀。只是,女孩依然沒有對男孩表達些什麼,仍然以朋友的身份扮演著她大大咧咧的性格。

步入大學了,女孩的世界徹底的失去了男孩的身影,也就在那個時候,女孩才驚覺,沒有了男孩的世界裝載的只有寂寞,而也就在那個時候,女孩迷上了睡覺,因為只要她一睡覺,在夢中就能見到男孩明朗的笑容和溫柔的聲音……只是每次醒來思念便增加幾分。有一段時間,女孩又迷上了網路,她幾乎天天都往學校的網吧跑,因為她知道男孩經常上網的,而每次只要在QQ和同學錄上看到男孩的名字,女孩的心就會奇跡般的平靜下來,而見不到他的名字她的心就會很不安……當寢室裏的姐妹在談她們的愛情時,女孩就會靜靜的躺在床上勾勒著男孩的輪廓。只是女孩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叫愛情,所以她不敢輕易將他的名字說出口,而女孩也不對男孩說這份感情,因為女孩心裏明白,男孩對她的感情和她對他的是不一樣的。Sebelius Obamacare's website Optional air force honor oath Last Minute Deals Not happy at work Missouri adolescent sexual assault The NSA spying activities Christie accused the super storm Columbia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Jay-Z defence silence Investigation of Double Bay of plenty shooting

關於鯰魚的夢

兒時曾經做過這樣的夢,夢見蔚藍的天空中漂浮著一群黑色的大魚,魚們乘著風,輕輕劃著魚鰭,掠過蔥郁的樹林,緩緩向前方遊去。他們時而隱沒入雲霧,時而又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追著他們奔跑,卻被他們遠遠地丟下,只能遙望它們龐大的身軀逐漸消失在天邊。

夢中醒來,眼睛迷蒙,眼前仍舊是那些魚的影子。那時的我總愛幻想,腦袋裡盡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總在想,夢中的那些飛在天空的大魚啊,它們要去向哪裡?也許是朝著它們的夢想飛去吧。而後又在想,若是有一天我也能像它們一樣飛上天空,該有多好啊,揮揮手臂,告別家鄉,飄在風中雲中,想要去哪裡就盡情地飛去。可惜夢終究只是夢啊,我當然哪裡也飛不去,只能平凡地遊蕩在這小小的地方,小小的家鄉。

然而在家鄉也有許多的趣事可以去做,比如爬樹,比如下河游泳。夏季來臨的時候,我可以和小夥伴們跳下小河,像魚兒一樣在水中暢快地嬉戲。這自然是快樂無比的事情。可是,我的父親卻反對我下河去游泳,它嚴厲的告誡我:“敢下河去,我要打你!”我曉得他是怕我哪天一不小心淹死了,小孩淹死的事情是時有發生的,我卻不怕,拍著自己的胸脯豪邁地想:我命大著呢,我就是一條長腳的魚,小河還能淹死了大魚,那不是笑話嗎。我沒有被父親的告誡嚇倒,背著他偷偷地下河游泳,後來小河果真隱藏不了大魚掀起的波浪,父親發現了這事,氣急敗壞。有一天,我在河裡正玩的高興,他突然就出現在河邊,我的魂兒頓時就沉入了水裡,就差沒鑽進淤泥裡去。父親將我拎上岸,折一根樹枝,抽著我的光屁股,將我趕回家去。我哇哇大哭,哭聲隨著他的鞭起鞭落一聲慘似一聲,驚得村裡的男女老少都聞聲前來觀看。我赤條條地從眾目睽睽下哭著走過,真是好不光彩啊。哭完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父親實在是這世上最壞的父親了。

許多年以後,決定不再繼續讀書的我毅然選擇外出打工,終於要離開家鄉去往遠方。父親一再勸我去念技校,讓我學門技術,好找工作。年少無知的我根本聽不進他的話,反而覺得他的嘮叨有些煩人。我回避他的目光,對他說:“我不想讀什麼技校,讀了也是浪費你的錢,還不如早點出去打工。”父親沉默著,扔掉手中抽的只剩煙屁股的煙,用腳踩滅,然後說:“隨便你吧。”說完,他扛起鋤頭出門去了。

臨行前的一天,我收拾好行李即期待又失落地等待次日出發去縣城。父親幾次經過我的身旁,有意無意地看著我,我知道他想說些什麼,但他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一個勁地抽他那廉價的煙,一根接著一根,沒完沒了。他愛抽煙,也愛喝酒,即便是口袋裡沒錢了也要去商店裡賒帳買煙酒。我不去看他的吞雲吐霧,他始終還是我討厭的那個樣子啊。

離開家鄉去往縣城,跟著一個親戚去學廚師,父親一開始是反對的,不想我去做廚師,但他的反對沒能阻止我的選擇,我還是去了。親戚領著我進入一家酒店去打雜。我每天的工作十分簡單,就是端菜和搬盤子,令人痛苦的是這工作實在繁瑣,每天要將盤子不停地搬來搬去,那盤子是不計其數的多,似乎永遠也搬不完。晚上規定是九點下班,卻每天都要忙到十點以後才結束,生意好的時候甚至要到十一點鐘,常常是累的回到宿舍什麼事情也不想幹,只想倒在床上立刻睡覺。我時常覺得這工作累而枯燥,很不願再幹下去,心想明明是來學廚師的,卻每天在這裡搬盤子,這和自己預想的不一樣。有時候累的要死又被主管訓罵,真想一跺腳把手裡的盤子一甩,罵一句:“去他的,誰愛搬誰搬去!”然後拍拍屁股走人。但是通常都是跺完腳之後,咬緊牙又埋著頭繼續去搬那數不清的盤子。慢慢的才明白,許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好,有些事需要短暫的忍耐,這生活才能過的去。

偶爾閑下來了,便跟著別人後面學切菜,剛開始連菜刀都握不好,切起菜來,常常是一不小心就切到了手,鮮血直流。別人不會在意,這是廚師們司空見慣的事情,不足為奇。老師傅們都說:“沒被切過手的廚師,算不得好廚師。”我一邊給自己挨了一刀的手指貼上創口貼一邊鼓勵自己,我這也算得上是合格廚師了吧。

後來我被提升做了案板,從此擺脫了盤子,拿起了菜刀,工作也換做了切菜,配菜。每天晚上下班以後,都會去同一家小飯館裡去吃宵夜,先是找個位子坐下,再滿滿地倒一杯茶,長吐一口氣,一邊喝著茶看著飯館外來往的人群,想著它們是不是也和我有同樣的命運;一邊不急不躁地等待老闆做好我點的炒飯。這便覺得是一天之中最快樂的事情了。

父親有時會打電話給我,無非是問一問我過的怎麼樣,總是那兩句聽慣的話,我也總是敷衍似地回答他我很好。他聽了就說:那就好,那就好。接著掛斷電話。在家裡時,我和他的話就少,我有什麼想法從不對他說,他也從不多問什麼。如今我在外地了,和他的話就更是少的可憐了。

家裡不農忙的時候,父親照例要去縣城裡去做瓦匠活。有次他打電話來,說他幹活的地方離我工作的酒店很近,他想來看看我,我問他什麼時候來,他又說不確定時間,只說有空就來,我就一直等著他,但是自始至終沒見他來,之後才知道他只在那地方幹了幾天,就又去了別的地方去幹活了,離我已經很遠了。

在酒店裡工作了一年後,我辭職了。離開時,站在酒店的門前。我告訴自己,下次再來到這裡的時候,一定是來吃飯的,並且是瀟灑而又闊氣地來吃飯。離開後,我沒做廚師了,去了不同的地方,工作也換了好幾份。一面慚愧自己沒有一技之長,一面歎息找到好工作不容易。這才明白父親當初勸我去念技校的用心良苦,只是自己那時並不懂這些。我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電話也不怎麼打,總覺得沒什麼話要和家裡人說。換的工作都不順心,最終還是決定繼續去做廚師。拿起久違的菜刀時,心裡感到欣慰。我想,這才是我要走的路啊,我應該堅持走下去。父親說:既然選擇做廚師就好好的幹下去。我嘲諷似地想,當初你反對我做廚師,現在怎麼又不反對了呢,我對他說:當然要幹下去,不然還能怎麼樣!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從前,生活每天平淡,沒有什麼變化,有時從街邊的汽車前經過,看見車窗上印著自己滿是油污的臉,依然是那個不懂世事的少年啊,只是丟失了曾經的意氣風發,我想這不該是我啊,但那又的確是我。我在心裡問自己,幾年時間匆匆而過,自己又學會了什麼?只覺得丟失了越來越多的東西,尋也尋不回來。最初工作的那家酒店,後來路過好幾次,始終沒有資本去瀟灑而闊氣地走進去擺上一桌。我不得不為自己找了個蹩腳的藉口,我又何必回到那裡,那裡的飯菜我不是早就吃夠了嗎?

新換的酒店,工作餐不太好,總是讓人倒胃口,我在電話裡有和父親提到過,他說:“吃不慣就自己到外面去買點吃的,不要餓著自己,別怕花錢,錢不夠用我寄給你。”我說:“錢夠用,我餓了自己會買東西吃的。”他又說過段時間要來看我。我笑著想,不會又和從前一樣吧,說來又不來。他的話總令人不大相信。

幾天以後,他真的要來看我了。那天中午,他打電話說他晚上要來我這裡,我告訴他我晚上九點下班,要他等我下班去接他。當天酒店的生意不太好,我和同事們都很清閒,八點多鐘的時候,一個同事告訴我,說我父親在酒店門口呢。我想反正今晚生意不好,還是提前走了吧,讓父親等久了不好,畢竟天氣還是那樣的冷。我和主管打了招呼,主管同意我先走,我換了衣服就跑到酒店門口,左右瞧了半天,終於在一個昏暗的拐角裡發現了一個穿著破皮夾的中年人,正蹲在地上抽著煙。我認得那熟悉的背影,輕聲走過去喊了一聲:“爸!”他緩緩回過頭來,扔掉手裡抽了一半的煙,站起身來沖我笑一笑,說:“你下班啦?”我說:“下班了,今天不忙,我提前下班了。”他忙問:“提前下班,那你們老闆不扣你工資嗎?”我說:“沒事的,老闆不扣工資的。”他放心似的點了點頭。

這時,父親從身旁拎起兩大包東西,提到了我眼前說:“知道你這裡伙食不好,從家裡帶了點東西給你吃。”然後又說,“你還沒吃飯吧?走,找個地方吃飯去,點一盤魚,你不是最喜歡吃魚嗎?”

我看著父親黝黑而滿是胡渣的臉,寒風中早已凍得鐵青,瑟瑟地發抖,一種酸楚的滋味瞬間湧上了我的心頭。我想對他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口,一時間,居然忘記要接過他手裡的東西。

父親從來都是這樣的愛我,只是年少輕狂的我一直都不知道珍惜他的這份關愛啊。

當晚,父親和我睡在一起,我突然很想和他說說話,哪怕是無聊的閒扯,我也想說,只因曾經說的太少,從此想要彌補回來我們父子之間的交流。然而轉過臉來,父親卻已經入睡,很快便鼾聲如雷。我輕輕地笑了起來,想著今晚恐怕將要難以入眠,閉目細聽窗外的風聲,記憶裡飄散著的往事又一一浮現在了心裡,深刻而又明朗。恍恍惚惚中,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已經入了夢。

恍然又看見很小的時候,父親帶著我一起去捕魚,他將漁網用力拋入河中,再拉上來時,便網住許多魚蝦,我總是迫不及待地跑上前去抓,有時會捕上一種黑色的魚,長而扁,頭上長著兩根長長的“鬍子”,像兩根天線一樣。我問父親這時什麼魚,父親告訴我這是鯰魚。

後來,我在夢中所見的那些飛在天空的大魚,也確實是這鯰魚的模樣。我時常在想,這模樣奇怪的鯰魚,是否也有寄託著思念的寓意呢?夢中的那些鯰魚們如今又遊去了哪裡呢?我猜,它們一定都回了故鄉,和它們的家人團聚去了。畢竟那裡是它們的思念啊。
咫尺心,天涯路 西湖醉,墨稀韻長 遺失、最美的自己 寒夜孤燈只為你思念 宿臾. 為你千年不散 相逢 心靈的港灣 期盼 一湖春愁
10 | 2013/11 | 12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绍

camelliatf

Author:camelliatf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